來自美國田納西州諾克斯維爾的Whitechapel,2006創團之時以超越新生代的水準,引領當地Deathcore崛起之姿至今廣受全世界矚目。2007年被Candlelight Records簽下後發行了首張大碟《The Somatic Defilement》,震撼了整個美國金屬界,隨即在2007年10月受金屬大廠Metal Blade Records青睞收服旗下後,陸續發表了《This Is Exile》 (2008)、《A New Era of Corruption》 (2010)、《Whitechapel》 (2012)、《Our Endless War》(2014) 四張錄音大碟,在參戰過許多知名音樂祭及多國巡演後,樂團聲勢如日中天,現在已是全世界金屬圈家喻戶曉的金屬指標。2016年6月發行了最新專輯《Mark of the Blade》之後,今年4月27日終於首度來台演出,在演唱會前夕的時候,我們邀請到了Whitechapel吉他手Zach Householder接受我們的專訪。

 

Randy:嗨!Zach,我是玩閱誌的主編Randy,你好嗎?

Zach :Randy我很好。謝謝你的關心。

 

Randy:「Straight Outta Hell」巡演順利嗎?

Zach :這場算是我們非常重要的里程碑。如此黃金的演出陣容應該要早幾年讓它發生的,不過仍然是一場非常棒的巡演。

 

Randy:可以聊聊《Mark of the Blade》專輯的封面是怎麼誕生的嗎?

Zach :嗯~原始的設計稿是出自我們一位非常好的刺青師朋友,來自美國賓州很棒的刺青店「Paradox Tattoo」的刺青師Sean Cummings。在我們決定他所提供的概念後,我們將這份原稿寄給封面的設計者Colin Marks,最後誕生了你現在所看到的這個封面。

 

Randy:創作《Mark of the Blade》專輯的靈感來源是什麼?可以分享給我們嗎?

Zach :我覺得這個問題比較適合主唱來回答。我不喜歡隨意回答而誤解了原來的含意。

(獨編的話:根據國外媒體METAL WANI訪談Phil Bozeman的內容,《Mark of the Blade》專輯是象徵Whitechapel十周年的里程碑,也是一張回饋給長期支持的樂迷,非常具有紀念價值。)

 

Randy:在《Mark of the Blade》專輯創作的過程中,哪一首歌是最具有挑戰性的?

Zach :我想應該是專輯中的兩首歌,在唱法表現上必須要表現的更溫和與小心地處理與調整。

 

Randy:〈Bring Me Home〉這首歌很棒!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有清腔的Whitechapel。Ben Savage的獨奏很棒。我很喜歡這首歌!是什麼原因想要用清腔來詮釋這首歌?主要的靈感來源是什麼?

Zach :我們從同名專輯開始就一直很想要嘗試清腔的唱法,不過這樣唱腔的感覺必須要對味,才能詮釋出正確的情緒。此外,這只是受到音樂的啟發而去嘗試不同的唱法,與傳統愚蠢的人對於Deathcore的認知來批評是完全沒有關聯。

 

Randy:在你們的歷年專輯中對你最具有意義的是哪一張專輯?

Zach :這真的很難解釋,相信我。

Randy:這的確是需要長篇大論,一言難盡。

 

Randy:你們是怎麼完成一首歌曲的?可以分享一下樂團創作的經驗嗎?

Zach :嗯,在主唱Phil還沒有將詞曲唱進來之前,沒有一首歌是完整的,這是一段非常漫長的過程,當我們要寫一張專輯的時候,靈感有時是來自團員的一段Riff或是對一首歌的想法,如果我們很享受彈奏這首新的創作時,我們就會開始做些改變讓編曲更好,並且釐清編曲上的所有內容。在編曲確定之後,我們就會進錄音室將音樂部分完整錄下來,在所有樂器都完成錄製之後,Phil就開始錄進他唱的部分來逐步完成我們的歌曲到一張專輯誕生!

 

Randy:你有聽過任何一組來自台灣的金屬樂團嗎?

Zach :我不能說我有。

(玩編的話:台灣金屬樂團很努力,希望有一天能讓世界看見。)

 

Randy:最後一個問題,我們非常期待你們在台灣的演出,有什麼話想對台灣的樂迷說嗎?

Zach :安排到台灣巡迴讓我們等了非常久,我們早就迫不及待要跟台灣樂迷們見面!希望大家到時候都能盡情享受我們的演出。

 

Randy:非常感謝你抽空接受訪談,預祝你們巡演順利。

Zach :謝謝你!

 

Facebook Comments

 

整理 / 玩閱誌
感謝 / ICON promotions

 

 

Facebook Comments